中铁四局

我们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小候鸟”

字号+作者: 来源: 2019-08-14 00:00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我们是少年、儿童,一群“侠们”。我们在上中学、小学或学前班,这与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。除此之外,我们却多了一个特别好听的别名——“小候鸟”。 '...

    我们是少年、儿童,一群“侠们”。我们在上中学、小学或学前班,这与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。除此之外,我们却多了一个特别好听的别名——“小候鸟”。

    我们的长辈是中铁四局职工,哪里修路去哪里。他们平时匆匆地回家、又匆匆地离去,一年见不到几回。我只能经常在手机里见到他们。他们离家时,有背着大包的,有拖着拉杆箱的;他们回家时,我们要么在家属院里荡秋千,要么在儿童乐园玩海洋球,要么上学去了,要么还在睡梦中……总是那么神秘。听家里的大人说他们总是很忙,没时间回家,于是家里的大人趁我们放寒暑假,带着我们像候鸟一样迁徙,去工地看望他们,进行反探亲。

    这不,7月26日,一公司工会在张(家界)吉(首)怀(化)铁路开展了“小小红心跟党走 长征路上再出发”小候鸟夏令营活动,把家长和我们“小候鸟”集中起来,来一次亲情互动、亲密接触。上午在永定制梁场举行开营仪式,参观施工现场,进行才艺表演,合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;下午去红二军出征地,重走长征路,进行户外拓展。

    在梁场,我们每个小候鸟都有自己的见闻和心声。

    (石融鑫,男,9岁)我特别喜欢机械。这次去工地,见到真的挖掘机、装载机了,还有好多叫不上名字的机械,它们可一点不像家里的玩具。有挖土、运土的,还有压土的,有的吃“铁棍”像吃草一样,有的在地上“搭积木”,有的在山洞里“搭房子”,还有的喷水给大水泥块“洗澡”……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台大提梁机,有几层楼高,篮球场那么大。它是个钢铁侠,又像个大力士,走起路来却像个大螃蟹,不但能直着走,还能横着走,可厉害了!我比划着学“大螃蟹”走路,逗得爸爸(石永军,代局指安全总监)捧腹大笑,其他家长也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(李佳奥,男,10岁)我对户外拓展更感兴趣。下午坐大巴车去了长征出征地,瞻仰烈士陵园,向英雄献花蓝,参观烈士纪念馆,可有意义了。户外拓展中,我和爸爸参队模拟红军过草地、抬伤员、搭帐篷三个环节,一切都要自己动手想办法才能完成任务。“过草地”需大人搀扶小孩,团结协作才能过关;“抬伤员”做担架要学会打结,注意绑绳方法,还要控制时间;“搭帐篷”需先分类杆件,再按图搭设骨架,看谁搭得又好又快。我虽然流了好多的汗,但学到了许多在家里学不到的生存知识、动手能力。

    (马明泽,男,9岁)我上次有点小丢脸,本来在家里跟妈妈说好了,去“小候鸟”活动现场表演节目,可前天彩排时,大人们都盯着我看,我紧张得就忘词了,急得我差点儿哭鼻子,主要是我从没上台表演过。昨天,爸爸把我带到工地上,让我对着大山、田野喊,还对着他修建的大桥喊。晚上,叔叔们又安排我在会议室与别的小朋友合练,为我加油打气,帮我矫正错误。渐渐地,我胆子就变大了,我上台表演了毛主席的《沁园春·雪》,大人们使劲地给我鼓掌,还准备了好多的奖品。瞧!这个蓝色的书包就是我获的奖。

    (付芮骍,女,5岁)我也获奖了,是个好大的洋娃娃。我乘坐在爷爷之前修的高铁上就想,他在工地是什么样子的?于是,我就画了爷爷:他戴着安全帽,穿着工作服,上面都印着字;爷爷指挥着边上的大车子(吊车),他要它怎么转它就怎么转,叫它怎么走它就怎么走,我爷爷说:“起!”它就起,特别听他的话,可神气了!才艺表演我就展示了这幅画。

    (方太平/文 刘陈涛 赵成斌/摄)

1.晨星资讯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晨星资讯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晨星资讯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晨星资讯网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晨星资讯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